【肉畜证明书~羽柴美里的场合】【编译:RealSelf】

绘图:カルコサの住民
编译:RealSelf
字数:6079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我最早接触屠宰肉畜,是在高中时代,就读锡杖(サクジョウ)学园期间的事。那时候的事即使到了现在依然记忆犹新,想忘都忘不了。

  如今,我在锡杖学园担任屠宰肉畜的工作人员,最初的启发点也是当年的事件。

  前几天,校内的定期问卷调查当中出现了「为什么成为屠宰肉畜的工作人员?」这个问题。

  为什么?

  理由只有一个。

  羽柴美里,一切都是因为她。

                ***

  锡杖学园是一所男女同校、偏差值很高的高中。它孤零零地建立在山上,校舍的外观看起来如金字塔般独特的形状,「锡杖= 金字塔的校舍」也成为了人们的固定印象。

  你知道在这样的锡杖学园之中最优秀的学生是谁吗?──如果被别人这样问的话,任谁都会提出羽柴美里的名字吧。

  戴着适宜的眼镜突显知性美的外貌自然不必说,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并担任了柔道部的主将。还有,就外界的评价来说,她也身为「制服肉畜大奖赛」的准优胜者而广为全国所知──可谓文武双全。

  此外,她的个性极为一丝不苟和认真,没有任何负面的流言,确实是一名符合锡杖学园的基本理念「品格」的好学生。

  「──其实,我有件事必须向大家坦白。

  大家一般都认为我是个纯洁的女学生或是严肃的女人,不算好也不算坏,大概就是一个干净的形象吧。

  但是,这是不对的。

  我是个淫乱的女人。事实上,我正在和这所学校里面的某个人交往中。我一直希望能在最后的时刻和这个人品尝到至高的快乐。

  至高的快乐,这是一个非常变态的嗜好。大家一定从我的性格之中丝毫看不出这种嗜好的迹象吧,尽管会让你们感到吃惊,但这才是我的真实姿态。

  各位,所谓柔道是什么样的运动呢?

  不使用武器,身穿道服,重视礼貌,这些也都是正确答案。但是,大家可能都忘记一个重点了吧?

  柔道是个裸足进行的运动。

  我呢──在中学的时候,对于裸足的嗜好觉醒了。无论是异性或同性、甚至是我自己的脚,──虽然这样说会变成是在自夸,但是我认为我自己的足形是很美丽的──看见形状漂亮的裸足会让我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快。

  不久后,我的兴趣不再仅仅只是裸足,而是转变到脚心去了。

  脚心是经常被隐藏的部位。鞋子有时可以脱掉,但是,很少会在公共场所脱下袜子吧?

  举例来说,在自己的家里面,是最能放松的地方,也才终于能让这部位裸露出来。

  但是呢,柔道──剑道和空手道也符合吧──是一个经常能够暴露那个私密部位的运动竞赛。

  身心都经过锻炼的男女展开激战。毫无防备的暴露那个最私密的部位……
  无论什么样的比赛我都会集中精神的观赛,但总会突然意识到我正在盯着选手的脚看。

  对战的时候也是,当对手被寝技压制在地上因而露出脚心时,我无法完全隐藏自己的兴奋。

  利用窥伺对手的私密部位,我因此能够尽知对手的弱点所在。

  此外,还有一点。

  我想在大家之中,也有这个性癖的,那就是我非常喜欢被勒脖子。

  无论是比赛、练习、地点都无所谓。用手指、手腕、绳子、或是任何道具也没关系。

  我对于人类的裸足,尤其是脚心,能感到性快感。这并不限定于别人的脚,我什至连自己的脚心都能当成性快感的对象。再加上我超喜欢被勒脖子的受虐感,堪称是个变态、淫乱的性欲错乱者。

  以上这些全都在我所属的柔道部的活动之中所培养出来的。然后,透过每天吸收的知识,将我内在的这种嗜好正当化。我并不是一个疯狂的人──所以,在身体里,我必须说服大脑。可以这么说吧,这个嗜好就是我集大成的自己。
  我将那个本体、那真实的自己长期的隐藏起来以度过学园生活,不──是度过了一生。

  清洁、又正直。我扮演了这样的自己。

  然而,最后,至少在最后,我希望将内心深处那下流的感觉曝露出来。解放真实的自我,难道神明不会原谅我吗?」

                ***

  美里的演说如强袭的台风,将巨大的爪痕留在校园里。

  有对于美里的形象崩坏而感到失望的人、也有因为这种的形象的毁坏而产生亲近感的人、或是称赞她有勇气告白的人、各式各样不同的反应。最重要的是,对于美里本人而言,那些反应就像耳边风,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美里在演说结束后,小心地不让她的那双脚被任何人看见,朝向体育馆而去。体育馆内的人因为听说有演讲所以都离开了,只剩一人,在里面进行挥剑的练习。
  「──美里」

  她──市来穂乃香停止了挥剑,前去迎接美里。

  「演讲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

  「喂,说不定还有人留在这里啊。这样好吗,我们的关系就算败露……」
  「不要紧。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我已经在大家面前说出我和妳正在交往的事了。」

  「……是这样啊。」

  市来穂乃香──将长发系成马尾、因为锐利的眼神和举手投足而被称为「武士」的女学生。她是剑道部的主将,被誉为历代剑道部以来的最强者,无论在校内或校外的知名度都和美里旗鼓相当。

  若说美里是一名完美的女性的话,遗憾的是,穂乃香并没有那么完美。
  穂乃香的确很强。肉体上是如此,精神上也是。但是,这种强大太过于偏向给别人的威压感。对美里来说,穂乃香的气质就像老古板的父亲那样,让她着迷。
  「呐,美里…」

  「什么事?」

  「关于屠宰的事啊……」

  「?」

  美里的脸上原先挂着微笑,如今染上不安的神色。

  「不,不是要谈悲伤的话题。那个──负责动手屠宰的职务……我希望是由我来担任。」

  「欸──?」

  「毕竟,恋爱对象的临终一刻,我希望能够近距离的关照……当然了,如果美里讨厌这样的话,拒绝也没关系。」

  「讨厌什么的……」

  「──」

  「根本没有这样想。相反的,应该说是我想要拜托妳才对……而且,」
  「──什么呢?」

  「而且,我也有一个请求……」

  「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什么都愿意做喔。」

  「……」

  美里似乎一时欲言又止,接着,在穂乃香期待的眼神下,说了:

  「我希望妳和我,一起死。」

  即使是鲜少改变表情──总是被称为「绷着脸」的穂乃香,也确实吃了一惊。
  「这样好吗?」

  「如果是穂乃香的话……不,不是穂乃香的话,我就不会这样请求了。」
  噗哧一声,穂乃香笑了。

  「谢谢妳,美里──」

  穂乃香一把抱住了美里。美里一时惊讶而无法应对,随即便将穂乃香抱紧。就这样,穂乃香的樱唇贴上了美里的香唇,化作一个浓厚的热吻。

  那是被讥讽为「武士」的女强人表现出的,连家人都没看过的,充满女性风情的姿态。

                ***

  屠宰当天──美里将在体育馆面对她的死期。

  美里身穿柔道服,进入冥想的状态。

  平常为了安全性的考量而戴上的,那副属于她的标志的眼镜已经取下了,她依然闭着双眼。

  慢慢地睁开眼睛──已经有一大群人聚集过来了。大家都是为了观看美里的屠宰而来的。

  正当美里为观众的数量感到吃惊时,「咚」,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到了脸上。
  定睛一看,那不是某个人的裸足吗?就这样顺着视线向上,看到了吊在天花板的女学生的遗容。

  吊在那里的是一年级的佐藤佑实。她是一名将短发染成金色、外观很男性化的女学生,她不仅是染发,耳朵还穿洞、戴耳环,距离锡杖学园的基本理念「品格」已经十分遥远了。身上穿的是T恤搭配牛仔裤这种随便的便服,翻着白眼,嘴巴茫然的张开着。完全符合美里的嗜好,她的鞋子和袜子都没穿。

  「这、这是!?」

  一名戴着剑道服面罩的人朝着困惑的美里跑了过去。

  那人来到美里的面前,取下面罩──她的真身正是,市来穂乃香。

  市来穂乃香!──在学园的其中一位名人美里的屠宰现场,又出了另外一位名人,整个会场沸腾了起来。

  「穂乃香小姐……!」

  「抱歉,来不及向妳說明。就在刚才,为了让美里迎接至高的死亡,她无论如何也请求要自愿参加。她告诉我说,她愿意为美里而死,所以就成为了我的练手对象。终究是不曾绞过别人的脖子,所以我也变得不安起来了。要说我的真心,其实本来是想和美里一起,只有我们两个人的……」

  「穂乃香」

  「嗯?」

  「穂乃香的手,在颤抖……也是呢,杀人什么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调适的……对不起,我的屠宰还是让我一个人──」

  「不!」

  穂乃香强烈地否定了。

  「不,那是不一样的……确实,因为是第一次杀人什么的,觉得可怕的部分是有的。但是、但是,除此之外,勒住脖子的时候,内心深处热了起来。胸口不停的剧烈跳动。──或许我正在享受着绞杀也说不定……」

  「……」

  「美里的体内流着受虐狂的血,而我流的或许是施虐狂的血。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的相性果然很合唷。」

  「穂乃香……」

  「所以──美里……请让我一起死吧」

  拜托了!──穂乃香低下头这么说了。

  「穂乃香,把头抬起来吧。」

  穂乃香慢慢地抬头──她看到了微笑,美里的脸上浮现了最灿烂的笑容。
  之后,轮到美里的屠宰了。

  美里朝着观众,伸着腿坐下,穂乃香拿了一条粗绳。美里的目光扫过人群,接着说道:

  「那么,大家再会了。

  我呢,能够迎接如此美好的死亡时刻,真是个幸福的人啊……」

  说完,露出了笑脸。

  她回头示意,穂乃香缓缓地点头。

  以此作为信号,美里的屠宰终于要开始了。

  穂乃香在美里的脖子套上绳索──一鼓作气的奋力勒紧了!

  「唔欸!?」

  不小心发出叫声,让美里在一瞬间感到羞耻,但是随即就转变成痛苦的表情了。

  「唔!嗯、姆…唔…」

  发出了如喘息般的声音,好像很痛苦的汗流浃背。

  穂乃香看到美里的那副模样,好像觉得很难过,但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减轻。
  美里的表情逐渐变成了快乐的样子。

  「啊!啊啊!」

  眼睛翻白,美里持续发出痛苦的美丽高音。

  大概是受到了超越想像的痛苦吧,双脚猛烈踢蹬的挣扎开始了。

  「咿……呃……」

  美里暂时提高了声音,听起来好像非常痛苦,但是,莫非还有余裕吗?她似乎还带着一丝微笑。

  「欸……呃咯……」

  美丽的声音一变,发出野兽般的低吟声,美里的胯部一点一滴的流出了水。
  美里已经失禁了。

  美里的小便,将柔道服、体育馆的床垫通通染成黄色,份量意外的多。
  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美里开始痉挛。最后的时刻终于接近了。

  「姆…唔…」

  美里的嘴角响起杂音。

  吐出了白沫。

  双腿的扑腾变得迟缓,脚趾用力紧绷着。

  「──────」

  脚趾的气力大概是泄尽了,就这样全身都彻底失去力气。

  美里死了。

  那张美丽的脸蛋混入了痛苦与快乐之后,变成了充满淫欲的表情,嘴里吐出了厚厚的白沫。

  双眼大大的睁开,眼珠稍微向中间靠近。

  挺直的脚与脚心都很美丽,同时尿液依然继续流淌着,黄色的污渍慢慢的扩大。

  「哈啊…哈啊…」

  气喘吁吁的穂乃香、等到呼吸平稳后,

  「现在,我要追随『恋人』而死了。」

  这句话,让现场引起一阵骚动。

  羽柴美里和市来穂乃香是情侣?

  市来穂乃香要死了?就在这里?

  穂乃香前辈,我们,希望好好的送穂乃香前辈一程啊……!

  各式各样的声音在会场内此起彼落。

  「请大家不要见怪。」

  穂乃香用着令人吃惊的冷酷声音宣告,同时在美里的遗体上找着什么。
  「很快,就去找妳了……」

  对着断气的美里说着。穂乃香摘下了防具,成了只穿剑道服的姿态。

  然后,使用美里的腰带,将自己绞首了。

  「唔唔!?」

  穂乃香的脖子一下子被勒紧,她的脸蛋染上了赤红。

  「啊……咯……」

  眼眶泛出泪珠,穂乃香忍受着痛苦。

  这是超越想像的窒息感。

  「……美、美…里………」

  嘴里的液体堆积,穂乃香的口水洒了出来。

  身体开始痉挛,脸色也从赤红转变成紫色了。

  两眼圆睁,穂乃香的意识似乎已经飞走了。

  不久后──抽搐慢慢的平息,穂乃香的身体完全静止了。

  泪水自睁开的双眼中夺眶而出,鼻子流出了鼻涕,嘴角挂着唾液,诸多体液布满她的整张脸,穂乃香死了。

  作为那一年锡杖学园的学园祭的主打商品,一对标本被展示出来了。

  具有知性的美女和拥有强悍的美女,这样一对百合情侣的标本。

  因为是学园规模最大、美女成群的标本展示会,参观者排成了很长很长的队伍。

  此外,为了报答美里而死的那名庞克少女,依照她生前的希望,遗体被食用了。

                ***

  羽柴美里和市来穂乃香被屠宰的时候,我还是刚入学的1年级新生。

  由于是学园一等的美女被屠宰,观众席的竞争率比平时还要高出十倍,但我奇迹般的得到最前排的位置,能够清楚的看见屠宰的过程。

  首先是佐藤佑实。

  她和我同年级,曾经见过面但是不曾说话,但我还是认得出来她的。她确实参加过摇滚乐团,好像是担任吉他手吧。

  她被屠宰的时候,正是羽柴美里现身于屠宰会场的前一刻。

  以全副武装的剑道服姿态现身的市来穂乃香,用绞索将佐藤佑实绞死了。
  佐藤佑実在快美的顶峰中,发出了不像是女孩子该有的混浊低吼声而死去了。
  尽管说是混浊的低吼声,对我而言,听起来却很悦耳。我体内的施虐之心颤动了。

  但是──在那个地方,施虐之心颤动的最厉害的人,应该是市来穂乃香才对。虽然她戴着面罩,但即使看不到脸也能明白。

  市来穂乃香体内的施虐之心被注入了燃料,烧得无比炽盛。

  接下来,是羽柴美里。

  不管羽柴美里有多么痛苦,市来穂乃香都不曾放松力道。相反地,她为了让羽柴美里越来越痛苦而加强了力道──我是这样看的。

  羽柴美里随着勒颈的力道增强,痛苦的表情之中犹见快乐的神情,市来穂乃香则是完全染上快感的神色。

  我从近距离看到了死去的美里前辈的脚心。

  那脚心让我体会到,完美的女性就连脚心也是美丽的。

  不可思议的是,当时我的肉棒因此变得无比坚硬。

  最后是市来穂乃香。

  她的自杀是为了殉情。那样强悍的、身材健壮的穂乃香前辈,脸蛋痛苦的扭曲,发出了类似喘息的声音。

  强悍的女子被蹂躏──这让我感到非常愉悦。

  不久后,穂乃香前辈也断气了。

  我的肉棒已经濒临极限。

  「咚!」的一声,佐藤佑实的身体掉到了地上,吊着她的脖子的绳子似乎断了。

  佑实的脸和我的目光交会,我赶紧把视线转开。

  视线转移到了美里前辈和穂乃香前辈的身上。

  双腿张开,以大字状的羞耻姿势死去的美里前辈,她的柔道服的衣带被抽走,衣服凌乱,那对美丽的乳房也因此外露。

  穂乃香前辈尽管刚开始的时候坐的很端正,但由于太过激烈的挣扎,无法维持姿势,剑道服也是一片紊乱。她的乳房也露了出来。

  3位美少女的遗体——她们变成「遗体」的过程中的绝顶快美——以及3人各自拥有的美丽脚心。再加上在最高学年的3年级学生之中第一流的、形状美艳的巨乳。

  等察觉到的时候,我制服的裤子已经被精液给弄脏了。

   2271-1.jpg (307.9 KB)



                ***

  基于这样的理由,我对于美里前辈的脚心的迷恋,使我变成了一个拥有穂乃香前辈那样的施虐之心的人。

  尽管屠宰的方式是依照女性的愿望,但我还是会去欣赏她们的脚心。再加上,如果她们没有选择安详的死法的话,在大部分的情况下,我的施虐之心都能得到满足。

  我今天也在进行屠宰的工作。

  但是,如同美里前辈及穂乃香前辈那般忠于自己的性癖的肉畜,而且在丑陋的表情之中还能隐藏着那样巨大的幸福的面貌的肉畜,我至今都还没遇见过。
               (全文终)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