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莞开鸡店】(10-11)【作者:xuetaizi】

字数:6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

  在老婆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我经常地和小敏出去玩,基本不在店子里做的,原因我前面的几章提过的。

  难得这骚货不收钱,所以我和她基本上那一周没事的时候就在外面开上钟点房,胡天胡地地闹。各种姿势,各种玩法,店子里的制服诱惑的套装基本上都拿来玩一遍,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次她拿了附近中学的校服,结果是裤子挽到膝盖,上衣捆在腰间,露出肚脐,露出咪咪,一个正经的校服让她穿的那个万种风情。
  那天她穿着那个校服,我把她按在墙上差不多操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她腿软的站都站不住。不得不承认,这骚B真的是骚到了骨子里,就像古龙说的,看到她马上想到床。

  后来老婆回来了,生活又回到了正轨,我除了打理店子里的生意就是和合夥人孙哥一起处理另外一个实体公司的事情。

  有一天,孙哥打电话给我说,说是四川的几个道上的朋友来这边玩,让我和他一起给他们接接风。

  出来混的嘛,都讲究个哥们义气,你来我地头上,总要把你招待好了,吃喝玩乐一条龙。

  去机场接了机,来的是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最显眼的就是脖子上的那根大粗金链子,真特么恶俗,还穿了花衬衫。

  跟在他身边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明显是保镖,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多吧,精瘦精瘦的,小平头,眼神很犀利。身上还有一些兵味,看的出来,退伍不久。不像我,特么已经不在部队很多年了。女的身材娇小,川妹子经典的白皮肤,五官算不上漂亮,但也很精緻. 不是小蜜,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孙哥介绍说是超哥。是四川广元那边的老大,以前他跑路的时候认识的,当年也是过命的交情。又和超哥介绍了我,说了我的来历,说到我曾经做过特种兵的时候,(别相信电视上的特种兵,那都是假的,那个女子特种兵电视略微靠谱,剩下的都走形太多了)我注意到,那个小平头看了我一眼。

  接下来当然大家是一团和气,先去了附近的一家川菜馆给超哥他们接风。
  席上谈笑风生,超哥和孙哥回忆起以前在四川的种种,不胜感慨。孙哥又和超哥说起当年在内蒙,若不是我帮忙,他无论如何是跑不到外蒙的。

  超哥马上来了兴趣,混社会的,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到了外蒙古,转道就是俄罗斯,天高任鸟飞,去欧洲,去其他地方,不要太方便。

  於是他和我马上热情起来,各种询问,问道我最近做些什么,我说我开了个发廊,赚点小钱。

  他显出惋惜的意思,说兄弟你是做大事的人,怎么会屈才在这个小发廊。是不是缺钱?缺钱和哥哥说。哥哥入股。

  我笑着说这些事情晚点再说。

  於是吃完饭后,孙哥安排人给超哥他们送去酒店,相约晚上一起去高尔夫球场那边的一家知名夜总会去玩一玩。

  入夜后,我们一起驱车,到了那家坐落在高尔夫球场附近的夜总会。

  说实在的,在家乡那个边城,我是很多夜总会和酒吧的常客,但是南方这边的,是第一次来。

  驱车到了酒店大门,我,孙哥,超哥下了车,小平头去停车。

  「晚上好,欢迎光临帝豪。」

  靠,门口红地毯边齐刷刷占了一排差不多30多个迎宾小姐,都是开叉到大腿的红旗袍,一齐躬身。真的有种皇宫的感觉。

  一个中年人大笑着迎上来:「孙哥大驾光临,哈哈,欢迎欢迎。」

  孙哥和我们介绍说这是黄经理。今晚我们的活动安排就归他了。其实一般都是妈咪上来迎接,因为我们是认识的,所以黄经理亲自带。

  开了个豪华包,公主和DJ开始安排各种吃食和酒品。然后黄经理就问我们是想玩素的还是荤的。

  我就问怎么还分素的荤的,怎么个意思?

  黄经理说这个是为了满足不同口味顾客。素的呢,相对比较文雅,有T台走秀,有才艺海选,还有花街十里,京剧表演什么的。

  超哥来了兴趣,问怎么说。

  黄经理说,T台走秀,就是老闆们坐在T台下面,小姐们做时装秀,看上哪个就是哪个。才艺海选,和花街十里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只是场地不同,都和其他地方的金鱼缸一样。看中了直接带去开钟。

  超哥说我们都是粗人,不玩这些调调,荤的怎么说。

  黄经理说,荤的嘛,就是指点江山,唱歌游戏。这个玩的比较开放。具体的我就不说了,你们自己体会吧。我先给你们叫几组素质好的来。

  然后他转头对DJ(这里的DJ不是说酒吧那种搓碟的,是指服务生)说,叫2组,9组和23组来。

  不一会儿,一队小姐,一共12人,鱼贯而入,都是一样的装束,红色长裙,但是低胸,露后背,长裙也开叉,而且一直开到大腿根。人人手里一个小坤包。
  然后齐齐地一躬身,喊声:「老闆晚上好。」

  虽然是环肥燕瘦各有不同,但是这一队美女往眼前一站,真心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感觉,我这才知道为什么好多有钱人都喜欢这个调调。

  黄经理问我们有没有看中的,我们三人没说话。他笑笑,招手叫下一队。
  这次进来的穿着又不同,都是短裙丝袜,露脐小背心。也是12个,同样往那里一站。

  超哥看上了一个长相有点像林心如的短发女孩子,手指点了点,那个小姐马上像乳燕投林一样坐到了他的身边。

  我和孙哥还是没有看上的,黄经理大概也知道我们的情况,笑笑,叫第三队进来。

  这一队,三个穿旗袍的,三个穿长裙的,三个超短裙的。

  这次的素质明显高於前两次的,我们笑着问超哥要不要换换。

  超哥摸着怀里的女孩子的脸,说是就这个了。於是孙哥选了一个穿长裙,波浪卷发的,叫什么Salina的,我挑了一个穿旗袍,长相有点吴倩莲感觉的女孩子。

  接下来各有各花,各花各家。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既然来玩,就要玩高兴一点。

  之前听孙哥说这间夜总会比较放的开,有裸陪和特色表演项目。酒为色媒人嘛,於是就先喝起酒来,啤酒虽然预备着,但是很少人喝,基本上都是红酒加绿茶,加雪碧。

  DJ和公主把房间里需要的果盘吃食酒水预备好,灯光调暗,打开点歌台,就退了出去。

  小姐们开始劝酒,一般的夜总会的坐台的酒量都可以,一来借酒乱性,二来遮脸。

  孙哥和那个穿长裙的两个人划拳,谁输了谁喝。超哥他们玩的是骰子。我这个穿旗袍的,叫娜娜,我倒是不知道怎么喝这个酒了。

  「哥,咱们喝个交杯呗。」娜娜举起酒杯。

  我笑了:「可以啊。那你是当我是你老公了。」

  「是啊,今晚你就是我老公。喝个交杯没问题吧?」

  夜总会的小姐,都是比较放的开的。娜娜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勉强的意思都没有,好像是天经地义。

  出来玩,我也不能矫情,於是和她喝了一个交杯。

  然后娜娜说要划拳,我说我不会,其实是因为来之前孙哥和我们说过,这里是可以裸陪喝酒的。

  娜娜看了下孙哥那边,因为他是经常来的,她也认识孙哥。於是脸上促狭地笑:「哥,你可真够坏的,看起来不来点新花样,你是不喝这个酒呗?」

  我笑笑,不置可否。

  「行,那可说好了,哥你今晚可不能换人。就我了好不?」这个娜娜好像是东北人。

  我点头:「我还换什么人,懒得费那个工夫,就你了。」

  娜娜站起身来,解开旗袍,露出只穿着乳罩的上身,正想把旗袍从腰间褪下来,我阻止了她,我这个人,最喜欢女人半露不露的,才有味道。

  「哥,帮我解开呗?」

  娜娜直接贴过来,让我解开她乳罩的扣子,她是面对着我,胸前一对差不多D罩杯的大白兔直接贴在了我脸上。我一边用脸蹭着那滑嫩的肌肤,一边伸出双手去,从她背后解开了乳罩的扣子。

  这丫头实在有料,看上去也就十八九的样子,一对奶子是真大,解开束缚,一下跳了出来。我一手一只地抓住,嘴巴吸住其中一只。

  「哥,再喝点酒呗?」娜娜任我玩弄着她的乳房,温顺地道。

  我抬起头来:「怎么喝?」

  「皮杯儿。」

               (十一)

  「皮杯儿?这是韦小宝那套吧?」

  看过《鹿鼎记》的都知道这皮杯儿其实就是嘴对嘴喂酒,这敢情好。

  娜娜含了一口酒,嘴对嘴地喂给了我。想不到这夜总会的小姐玩的调调还蛮多。我们两个玩的不亦乐乎,中间我是上下其手,各种乱摸。

  出来寻欢,就不要装正经,装正经,就别出来。

  就这么玩了一会儿,我也喝了好几杯,当然,娜娜也喝了不少,两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气氛一下放开了。这也是为什么找小姐的一定要喝酒,遮脸嘛。
  我说我不喝了,这样不公平,我喝的多,你喝的少。娜娜娇嗔,说我一个大男人和她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我不置可否,於是娜娜说唱歌,我说我五音不全。
  娜娜於是说跳舞。

  跳舞哪里有什么正经的,我答应了。娜娜去挑了一支DJ舞曲。

  音乐响起,她就拉着我走到包房中间,两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随意地摇着。
  眼前的景色很淫靡。娜娜的头发披散着,身上的旗袍早就褪到了腰间,上半身只穿了一件乳罩。她眼神迷离,红唇摇曳,随着音乐摇摆,一时间我也是看的有些癡了。

  娜娜的舞跳的一般,但是胜在风情万种,一边跳,还一边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到后来,她乾脆背对着我跳了起来,用那小翘臀不断地摩擦着我的下身。
  我搂住了她,她在我怀里还是不老实,继续摩擦的动作。夏天本来就穿的不多,不一会儿我就举枪致意。

  让她一直掌握主动是不可能的,於是我乾脆一只手搂住她的胸,抓住一只大奶子揉捏起来,另一只手伸进了她内裤里。

  娜娜咯咯一笑逃了开去,看着我的样子笑道:「哥,硬了吧?硬了就对了,先别急,还有节目呢。」

  我正不知道她嘴里说的节目是什么,只见她走到另外两个小姐旁边说了几句话,Salina和另外一个女子点了点头,娜娜於是拿起房间的对讲机讲了一句话。

  我回到了座位上,孙哥见我茫然的样子,笑了:「小刘,接下来就是真正的荤的了,让你开开眼界。」

  不一会儿,一个DJ带着三个穿着超短裙的小姐走了进来,进来先是对着外面的人道:「封包。」

  我看见门口的一个少爷(服务生)拿了一条红色的毛巾挂在了包房门把手上,然后关上了房门。

  那个DJ对着我们三个一弯腰:「三位老闆晚上好,现在由我来主持今晚的才艺表演。」

  我和超哥都茫然地互相看了卡,孙哥笑道:「我也是第二次来,反正总会让你们大开眼界的。」

  那个DJ转向刚进来的三个小姐,道:「第一项,海底喷泉。」

  只见三个新进来的小姐一起开始脱衣服,一直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每个人手里拿了一小瓶矿泉水,向我们一鞠躬,然后把瓶口插进了小穴里。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来这还不算完,三个小姐一起用力地挤压着瓶身,直到里面的水完全灌了进去,才互相看了一眼,一起把瓶子拔了出来。

  登时三个小穴同时喷出了一股水流。

  靠,原来这就是海底喷泉。

  「这个就是洗逼嘛。」超哥笑道。

  「第二项,吞云吐雾。」

  只见三个小姐来到茶台上一人拿起香烟点了一支,我正以为是给我们点的,没想到这三位躺在了包房的地毯上,先是用毛巾擦了擦小穴。岔开大腿又一起把烟插进了自己的小穴里。

  然后就看见那三支烟开始闪烁起来,不一会儿便燃了半支左右。

  「第三项,由本包间的姑娘们表演,水晶之恋。」

  我被这一会儿一个的名目搞的有些头晕,娜娜却坏笑着走到我面前,跪在我脚下,然后伸手开始解开了我的腰带,

  我知道这肯定是准备口交,但是却不知道她要怎么搞。余光只见刚才进来的三个女子已经穿上了衣服出去了。

  娜娜把我的西裤褪了下来,只见我的内裤已经支起了帐篷。於是俏皮一笑,把内裤也褪掉。

  我的大肉棒一下解放了出来,差点拍在了她的脸上。

  「坏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娜娜用手轻轻打了一下我的肉棒,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媚笑,「哥,你的鸡巴好大。」

  看起来不管是夜总会,还是我那间鸡店,小姐们对这东西就一个称呼――鸡巴。

  娜娜从旁边拿起一个果冻,我看了一眼商标,还特码真的是水晶之恋。她撕掉包装,把果冻放在了嘴里,然后低下头去,含住了我的肉棒。

  「水晶之恋开始,老闆们可以自己动,也可以让宝贝们动,一直到把果冻捣烂。次数为五个果冻。」

  口交我不是没经历过,包括冰火两重天,但是这种小姐们嘴巴里含着软软滑滑的果冻给我口交,还是第一次,果冻是凉的,又不是太凉,小姐的嘴巴是热的,也不是很热。

  这种感觉,爽。

  娜娜见我没动,於是自己开始动作起来,不一会儿,第一个果冻就烂了,於是娜娜把它咽了下去,换了一个继续KJ。

  五个果冻下去,我的大枪已经是一柱擎天了。

  DJ见我们都已经完成了数量,於是道:「第二项,沙漠风暴。」

  沙漠风暴我听说过,但是从未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只见娜娜拿出一袋跳跳糖来,往嘴里倒了一口,然后飞快地含住了我的小弟弟。

  我靠,这辈子都没这样的体验,我的阳具在娜娜的嘴巴里一动不动,但是跳跳糖在她嘴巴里不停地爆炸着,那感觉,简直不可描述,我不由得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股风暴终於慢慢地过去,娜娜一脸促狭地笑着,吐出了我的肉棒。

  「我靠,好特么爽……」

  一边的超哥舒服地出了一口长气。

  「让老闆们歇一歇,接下来,星球大战。」

  我靠,不是歇一歇吗?怎么来星球大战了?

  我正疑惑间,只见娜娜温柔滴扶起了我的肉棒,然后伸出香舌去,开始用舌头舔我的两个蛋蛋。

  我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这么个星球大战。

  三个小姐在我们身下舔了差不多五分多钟,那个DJ才道:「十指连心。」
  只见娜娜拿起我的手,然后眼神骚浪,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地,开始仔细地吸吮我十根手指。仿佛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不得不承认,这家夜总会的小姐真的是特么挺敬业的。

  「最后一项,马术表演。」

  说完这句,那个DJ就躬身退了出去。

  娜娜媚笑着跨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开始用自己还穿着内裤的小穴开始缓慢地摩擦着我的肉棒。隔着一层布,我仍然感觉到了她已经湿了,看起来这丫头也来兴致了。

  「哥,爽不爽?要不咱们去房间里玩吧?」

  娜娜双手扶在我肩上,仿佛骑马一样缓慢地磨着,身体上下起伏,一双大奶子隔着乳罩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的,「人家好想……要……」

  我也有点忍不住了。正想和超哥他们两个打个招呼,带娜娜去房间里去玩。
  只见旁边的超哥已经站起身来,搂着着他那个小姐急匆匆地出了门。

  孙哥也站起来,对我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洞房去了,哈哈。」
  於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搂着自己的妹子,在少爷的引领下,坐电梯到了五楼。
  各自进了各自的房间。

  进了房间,我就直接把娜娜按在了墙上,开始疯狂地亲吻起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