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冒险】(01)【作者:ta87008】

字数:45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1章、成年礼,旅途开始

  「爷爷,我们要去哪里?」

  「吉尔,今天是你十五岁生日,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一老一少漫步在森林中,向着深处行进。

  枝繁叶茂的森林将大半的阳光阻隔,使得就算是在盛夏的正午时分,仍给人一种昏暗阴森的感觉。

  两人止步在一尊白色的石碑前,少年从老者身后探头打量。

  那是一尊高三米宽一米的四角方尖碑,遍佈着裂痕和苔藓等岁月留下的痕迹,在石碑前面一束鲜花静静地躺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

  「这石碑就像是墓碑对吧?不过也不太正确,这个石碑名叫界门。」

  老者凝视着眼前的石碑,佈满皱褶的脸上看不出情感。

  「我们的祖先曾是一名猎人,和我们一样在这片土地出生、繁衍、死亡,对我们猎人来说,这片土地是一座巨大的宝库,是我们的一切。」

  老者微瞇着眼,回忆着往事。

  「他曾经回应领主的徵召,加入进攻西方异族的军队,战后倖存的他获得了巨额的赏赐。他回到这片土地,用所有财富造了这尊石碑,没多久便突然消失无踪。」

  「祖先的消失与这石碑有关吗?」

  「我不知道,不过他留下了一封信给他的儿子,告诉他石碑的秘密,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

  「爷爷……你不会又犯病了吧?」

  「胡闹!这是我们家族世代的传承,你老爸也不知道死哪去了,不然这些事情还应该由他来说!」

  老者对少年质疑的语气气得老脸胀红,一想到自己那个长年旅居国外的儿子,自己很是无奈,而这个他一手带大的孙子竟然跟他老爸一个德性,他不禁检讨起自己的教育是否有问题。

  在老者分神之际,吉尔迳自走到石碑前,想也没想便伸手摸向那块石碑。
  「这块石碑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嗯?等等!别碰!」

  为来得及反应,吉尔便感到触碰石碑的地方传来一股吸力,意识瞬间远去。
  老者看到自己的孙子被石碑吞噬,拿出怀中的手机按下快速拨号,电话接通后还不等对面回应就大吼道。

  「傻小子,你那个傻儿子被石碑吸进去了,快回来帮忙!」

  ……

  意识恢复,吉尔发现自己已不在森林中,而是正身处在一片沼地。

  周围的景象非常陌生,身为一个猎人他必须能够从环境辨别地理位置,但他研究了植物和昆虫好一阵子后,发现这里的一切都与自己所知道的都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沼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不同,意识也有些恍惚。
  「难道我现在在别的大陆?没道理啊。不过算了,重点是生存,这才是眼前应该解决的问题。」

  他很快将疑问抛诸脑后,开始探索起这片沼地。

  吉尔出生於富贵之家,但由於祖先是猎人起家,所以自小便被教授各种猎人技能。

  家族的组训:「要比刺客更善於隐藏,要比骗子更加狡猾,要比奸商更精於算计,这样你无论在哪都能生存。」

  很快地太阳西沉,他幸运地找到了一栋木屋,那是建立於沼地的木屋,方圆不知道多远中的唯一一个人造建筑。

  虽然看起来很是简陋,但屋中传来食物的香味表示其中有人居住。

  「有人在吗?」

  「等等,马上来。」

  回应少年的是一个娇媚的女声,还有一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的香味,这让血气方刚的吉尔不由得心中一跳……为什么一跳?

  下意识地吉尔随手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往后跳开一步,没待木门完全打开便用力往门后的人脑袋一砸。

  「啊!」

  淒厉尖锐的痛叫声回荡在沼地,没多久便归於宁静。

  吉尔又捡起一块石头,警戒地缓步走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人。

  女人外表大约二十多岁,特徵是小麦色的肌肤和一头雪白的短发,身上除了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身裙外没有其他东西,连身裙隐隐勾勒出发育成熟的身材,在检查心搏时还差点摸不到心跳。

  进屋好一阵翻找,无视掉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找到一条粗麻绳来到屋外将女人四肢牢牢捆绑,抬头看看四周无人后便将她拖入屋中。

  在女人口中塞入一块布,吉尔一桶水泼在女人脸上。

  「……」

  「闭嘴,我问你答,点头或摇头,别给我耍花样。」

  女人闭着眼保持沉默,神情看起来有些疑惑。

  「靠,忘记语言的问题。」

  拿出女人口中的布,果然见到女人吐出一连串没有听过的话。

  既然无法交流,飢肠辘辘的他看到了正在煮着什么的一口大锅,滚滚的热气伴随食物的香味瀰漫在屋中,但很明显与他在屋外闻到的不同。

  盛好一碗汤,待温度降下后灌入女人口中,又是等待半小时,直到确认女人没事后才给自己盛了一碗。

  一边喝着一边打量起屋中的东西,晒乾的花、草和某种果实,晒乾的蝾螈、青蛙和蠍子,晒乾的狐狸、乌鸦和人……

  ……人?

  第一种还能当作药材,第二种也能当作药材,第三种让任何人来看都是邪魔歪道吧。

  仔细观察看得出这个人乾生前是一位女性,更奇异的是他在屋外闻到的味道,竟然是从这具木乃伊身上散发的。

  吉尔不禁在心中庆幸,自己下手没错,当然错了自己也不会有什么罪恶感,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这是他们家族优良的传统。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吉尔再三检查女人身上的麻绳没问题后,进入了女人的寝室,躺在填充稻草的床上进入梦乡。

  梦境中,吉尔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麦色的肌肤,雪白的秀发,以及一双金色的瞳孔。

  「你这个小杂种,胆敢偷袭沼地魔女维奥莉特!」

  「喔喔,原来是你,难怪那么眼熟,脱了衣服后我差点认不出来。」

  此刻在他面前一丝不挂的女人,正是那个被他偷袭的那位,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的语言可以相通。

  迟滞感以及周围朦胧暧昧的景色,无论哪一种都给他一种违和感。

  「这里是梦境,由我所支配的世界,在这里你的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
  「理论上梦境是由大脑创造的,出现在这里的你形象模糊,想必不会是我被拉入你的梦境。」

  「这就是乱吃魔女大锅中的东西所应付出的代价,好好后悔这件事吧。」
  「所以回答是肯定啰?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么说着,吉尔往后一坐,一张木椅凭空出现在他身下。

  在维奥莉特震惊的目光中,周围的景色也从朦胧便得越来越清晰,那是一间摆满各种模型的房间,还有一堆维奥莉特未曾见过的事物,但那都不是重点。
  「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是巫师?不,你那么年轻不可能掌握这个力量,你到底是谁!」

  「我叫吉尔,来自於……某个地方,梦境这种东西早就被研究透彻,既然知道原理那操作起来自然容易,尤其是在有药物维持梦境的稳定。」

  「不可能,普通人就算知道是梦境,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就算是我也坐不到!」

  「当然可以,知识就是力量,累积的知识越多,能够办到的事情也越匪夷所思。」

  「知识就是力量?你是贤者?是贤者会派你来的吗?」

  维奥莉特心中的惊惧越发深厚,随着与少年的相处,他越加感到少年的神秘和深不可测。

  「就算没有语言的隔阂,还是无法沟通吗……换个方式如何?」

  场景快速变化,两人出现在一张床上,大小足以容纳四五人的粉色大床。
  再次震惊少年的力量之余,维奥莉特感受到身下前所未有的柔软,彷彿是传说中皇族的床铺般,或许比那更柔软。

  在她还住在村庄中的时候,她曾经从妇女的闲聊间听过,有贵族用自己的床来诱惑妇女,应该就是被这种美好的柔软触感引诱堕落的吧。

  「你喜欢舒达的床?」

  「怎怎么可能!我乃是魔女,岂会被这、这种幻象所迷惑!」

  「呵。」

  「低低低贱的凡人,你你你竟然敢愚弄我!」

  吉尔的笑容在维奥莉特看来格外讨厌,尤其是她堂堂一位魔女,却被一个普通人牵着鼻子走。

  「嘻嘻,我有个更柔软,触感更棒的宝贝唷~ 」

  维奥莉特突然转变态度,只见她露出妩媚的笑容仰面躺倒在床上,傲人的双峰一览无遗,轻扭蛇腰发出诱人的呻吟。

  毕竟是个刚满十五岁的年轻人,吉尔在魔女的诱惑下,双手不自觉地攀上小麦色的肉峰,一沾上柔软的触感便让他难以自拔。

  好软,从来没有摸过这么柔软的东西,但为什么我会这样做……

  喘着粗气开始搓揉两团软肉,手中的玩物不停变形,跨间的东西也将裤裆高高撑起。

  肉峰顶端的粉色果实逐渐硬挺,诱惑着未经人事的吉尔品嚐,受到邀请的他自然没有拒绝,张口含住其中一颗果实。

  「呀啊~ 嘻嘻~ 」

  维奥莉特发出娇吟,一手轻抚少年的后脑,另一手探往他的裤裆处。

  隔着裤裆也能感受到里面之物的火热,维奥莉特用手一拉裤腰准备脱下他的裤子。

  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这就跟没解过女生胸罩的男生无法理解胸罩的原理一样,吉尔这位来自不知名地方的少年穿着一身奇异的服装,在魔女所在的世界里,所有男性的裤子只是用一条细麻绳随便绑住,但吉尔的牛仔裤却是用真皮皮带绑住。
  用力拉了拉,先不提皮带牢牢坚守,牛仔裤的韧性也远超魔女所在时代的常识,在位佔据梦境主控权的现在,维奥莉特无法对吉尔创造的物体作出干涉。
  「你先把衣服脱掉,让我更多地感受你,你也想享受更多快乐对吧?」
  在维奥莉特的诱导下,吉尔褪去衣物,露出一身精壮的年轻身躯,还有跨间高高立起的尾巴。

  尾巴?

  视线重新聚焦在吉尔的小腹下方,一支巨长之物昂首挺立,拿自己小臂去比较的维奥莉特,发现这个阳具竟然只比自己小臂小上一点点。

  「我在作梦吧?」

  她确实是在作梦,但梦境的主导权不在她,所以无法确认眼前的奇景。
  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间,吉尔抓住目瞪口呆的维奥莉特,将他的脑袋望自己跨下一按,肿胀难受的肉棒前端挤入湿滑柔软的口腔中。

  龟头一受到这种刺激,精液不由自主地喷射而出,灌满魔女的口腔。

  「咳咳咳!」

  因异物侵入而剧烈咳嗽,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维奥莉特贝吉尔抓住双腿,蛮横地用力分开,粉色的私住曝露在少年面前,在小麦色肌肤的衬托下别有风味。
  忍不住用嘴含住魔女的私处,舌头顶开紧闭的唇瓣,胡乱地舔弄着阴蒂、尿道口、花径口,舌头的温度和少年的吐息让魔女的私处深处搔痒起来。

  「等、咳咳、别舔了、等一下、要、要变得、奇怪了、呀啊啊啊!」

  维奥莉特在毫无技巧的舔弄下迎来了高潮,阴道内涌现一股热流,气势凶猛地喷洒而出。

  下意识地夹起双腿,吉尔的头被紧紧固定住,被动地将魔女的淫液全数吞入口中,他感觉淫液像是烈酒一般,进入腹中后身体变得更加灼热。

  「为什么……这么舒服……难道是灵魂的链接更紧密了……算了……好想永远这样舒服……」

  眼神迷离地瘫软在床,维奥莉特似乎忘记自己的目的,沉醉在高潮后的余韵中。

  受到魔女淫液影响的吉尔则是气势高涨,肉棒彷彿又膨胀一圈,他用龟头顶在背对着她的魔女股间,泥泞不堪的阴道口一张一合,腰部用力往前一顶便轻易进入。

  「呀啊啊啊!什、什么东西、你你在做什么、啊啊啊!」

  没有回答魔女的问题,少年正在享受紧窄的阴道,享受自己的破处。

  龟头刮过肉壁的感觉让他舒服得浑身颤斗,温暖湿滑的腔内让他差点把持不住,更让他难以自持的是魔女的反应,兴奋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

  梦境是精神深层的世界,魔女藉由灵魂链结进入吉尔的梦境,这也导致双方的想像被彼此诱导,感受会越加地深入。

  简单来说,吉尔越兴奋,魔女发情的程度也越高,反馈的快感属於想像,在人类的性快感中想像佔了大部分。

  当巨型肉棒插入魔女体内,维奥莉特感受到的不是痛楚,而是源自於想像的性快感。

  吉尔一手抓住维奥莉特的臀肉,另一手压住她的脑袋,像是野兽在进行交配般挺动着腰部,在旁人看来吉尔就像是个强暴犯,单方面地对女人进行暴行。
  「呜呜、好棒、怎么会、太美妙了、给我、让我感受更多!」

  享受着被侵犯的快乐的维奥莉特,彻底败於吉尔的性欲,甚至主动挺起翘臀迎合抽插。

  「喂喂,被低贱的凡人侵犯竟然产生,这样的你要有多下贱才会这样。」
  「咕呜、我、我乃是魔女……」

  「好像有点厌倦了~ 先停下来休息好了~ 」

  这么说着吉尔作势要抽出肉棒,但阴道却像只小手般将肉棒紧紧抓住,肥美的肉臀往后贴到吉尔的小腹。

  「啊、不、不是的、我不是要迎合你。」

  「那就松开你的淫穴,去当你高高在上的魔女,或是当一只向我摇尾乞怜的母狗,或许我心情好会赏你一次高潮也说不定。」

  「我、我是……喔喔……」

  趁着维奥莉特的心灵出现漏洞,吉尔又是一挺腰将肉棒插入,肉棒摩擦肉壁所带来的快感让维奥莉特差点迎来小高潮。

  「我是头母狗……」

  「你说什么?大声点!」

  故意这么说着的吉尔,抬手对着丰臀用力一拍,在小麦色的臀肉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我是头母狗,对您摇尾乞怜的母狗,求您将肉棒赐给我。」

  「哈哈,很好,这是赏?你?的!」

  肉棒退出一半,下一刻瞬间齐根没入,肉棒的最前端顶开紧窄的阴道,撞击到最深处的软肉。

  同时吉尔再也忍耐不住,痠麻的感觉从腰间涌现,精液通过尿道喷射而出,白灼炽热的生命精华填满魔女最宝贵之处的每一个角落。

  受到肉棒撞击与精液喷射的维奥莉特不住颤斗,阴道内剧烈地快速收缩着,她纤细修长的四肢平伸在床上,像头真正的牝兽在承受雄性的恩赐,没多就便浑身瘫软没了声息。

  吉尔支起疲惫的身体,想要看看奥维莉特的状况,但魔女与周围的场景在次便得朦胧虚幻,没多久便消失无踪。

  睁开眼的吉尔发现自己还在木屋内,身下仍然是稻草填充的床,除了裤子传来湿滑黏热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外,没有发生其它变化。

  「难道只是场春梦?感觉不太对劲。」

  他褪下自己满是精华的裤子和内裤,晨勃的肉棒没有丝毫因为梦遗而垂软,反而更加地精神抖擞,如果维奥莉特在场会发现,少年的肉棒竟然和梦中的别无二致。

  就这样保持裸露下身的吉尔走出房间,走到被他捆绑俯身倒在地上的维奥莉特。

  将魔女翻转过来,吉尔发现奥维莉特仍旧在沉睡,只是潮红的神情看上去很……满足,魔女下身被骚臭和媚臭的液体沾湿,液体的量甚至让地板也是一片湿滑。

  「看来不是简单的梦境。」

  拉出塞在她口中的布,吉尔将沾着精液的肉棒塞入魔女口中,维奥莉特小口自动吸吮着,灵巧的舌头也在肉棒上游走清洁。

  看着自己的肉棒被视作美食般品嚐,一股莫名的欲望在他心中熊熊燃起。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